大兴安岭地区再次发现北魏时期石刻文字

新华网哈尔滨7月8日电 (记者王凯、马知遥) 大兴安岭地区行署日前通报,在嘎仙高格德山上的嘎仙洞内再次发现北魏时期的石刻文字。

据了解,7月4日,黑龙江省文化厅副厅长王立民一行到嘎仙高格德山上的嘎仙洞调查,在嘎仙洞洞口东侧背北处一面经人工打凿的扇形平面石壁上拓出“故、多、开疆、焘、谒、官、皇天、貌、增、四、汗曰”14个北魏时期文字,这是继1980年7月30日在嘎仙洞西侧距洞口15米花岗岩石壁上发现祝文之后,又一次重大发现。

据黑龙江省文化厅副厅长王立民介绍,这些石刻文字的拓出证明了唐代杜佑在《通典》中记载“刻祝文于室之北而还”是正确的。根据目前拓出的文字位置分析,此处石面上的文字,应多于西壁祝文,内容也与西壁相近。此处文字的全面整理,将会对研究北方民族史及中国书法史产生重大影响,具有重要意义。

嘎仙洞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鄂伦春自治旗阿里河镇西北10公里的嘎仙高格德山上。嘎仙洞的洞口略呈三角形,高12米,宽19米,洞口纵深约120米,顶高20多米,内径宽20多米,整个洞内总面积约2000平方米,可以同时容纳几千人。

1980年7月30日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盟文物管理站站长、副研究员米文平等人在国内著名历史学家、考古学家、哈尔滨师范大学教授游寿的指导下来到嘎仙洞考察,在西侧距洞口15米花岗岩石壁上发现石刻文字。

编辑:SN054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僵尸肉”真的不能吃吗?

如果把科学和现实分开。孟秋认为,应该受到谴责的不是科学,而是那些从科学知识和技术当中看到赤裸裸利益的黑心人。这不是政治正确,而是伦理正确,不容置疑。


被拐的孩子为何不认亲生父母

这二十年,自责,从来没有一刻离开过他的身体。直到今天,他还在责怪自己,为什么他要睡午觉?为什么没让孩子在自家屋里玩?为什么听见打雷声才醒?为什么不会潮汕话?….让孩子委屈了这么多年,全都是他一个人的错。对一个父亲来说,自责,比找孩子的难,更煎熬。


为了孩子,对滥用抗生素说不

中科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发布的一项研究结果表明,2013年中国抗生素使用量惊人,一年使用16.2万吨抗生素,约占世界用量的一半!其中52%为兽用,48%为人用,超过5万吨抗生素被排到水土环境中。


朋友圈拉票是另一种拼爹游戏

让孩子绑架亲情,进而逼其父母绑架友情,此为不道德;而根据假得不能再假的朋友圈投票,来决定孩子能不能评优、能不能在比赛中晋级,这种做法对孩子极不负责任,其不公平不公正,与我们平常所说的“拼爹”异曲同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