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宁德幼儿园着火 92名幼儿被从窗抛下

福建宁德一超市着火波及幼儿园 92名幼童陆续被从窗抛下—— 市民合力拉地毯接孩子

昨天11点多,福建省宁德市蕉城区菊池商贸大厦一层一家花店起火,产生大量浓烟,殃及二楼的幼儿园,数百儿童被困。由于消防救援人员有限,幼儿园儿童疏散缓慢,被困小孩随时有生命危险!危急时刻,路过的市民、家长共同拉起了地毯,接住一个又一个小孩。

12点38分左右,火灾被扑灭,104人在城区各大医院入院观察,包括92名受惊吓、皮外伤及呼吸道吸入性损伤的儿童。

疏散遇阻救生气垫无法铺开

昨日上午11时30分许,宁德市蕉城区莱茵城路口上的菊池商厦内部天井突发火灾,黑色的浓烟向上直冲。

由于天井上方是一层玻璃和钢架结构的密闭采光顶棚,无法排烟,于是黑烟迅速向位于商厦二楼的一所幼儿园内蔓延。此时园内的300多名孩子正在老师的带领下吃午餐,猝不及防的浓烟让幼儿园里伸手不见五指,有小班的孩子开始放下手中的勺子,不停地哭喊。

因为担心孩子打开窗户会有从二楼跌落的危险,幼儿园的大多数采光口装上的都是固定玻璃窗,无法推拉打开。

消防队员将商厦正面离地最近的窗户打碎,用二级拉梯到二楼开展救援。需要救助的人员多是3到7岁的小孩,无法及时铺开救生垫就意味着必须通过救生云梯一个个往下移送。

第一个爬梯救人者:“哪一个孩子都要救!”

“抵达现场的消防队员,需要有一部分投入到灭火中,另外一部分则开始疏散人群。被困人员实在太多,楼梯疏散人员的速度又十分慢,现场所有人都很着急!”欧宇帆说。

消防员们破开窗户后,需要防止孩子们在室内被烟熏倒,又要组织排烟,进一步影响了救援速度。

“数百名小孩,如果没办法及时疏散,后果不堪设想!”欧宇帆说。一些家长和现场围观群众等不及,便开始自发组织救援。

在菊池商厦后方的小巷子里开香烛纸钱店的陈先生接到朋友的电话后放下手中的活,立马赶到了火灾现场,他的孩子今年7岁,由于是十月份出生,错过了今年读小学的机会,还在幼儿园里读大班。

明知道自己的孩子也在幼儿园,但他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当时根本没有把目标锁定在搜索自己的小孩上,毕竟幼儿园里有三百多个娃,“哪一个都要救,哪一个都重要!”绕着商厦走了一圈,陈先生凭着自己对这一带的熟识,迅速找到了位于商厦左侧的一个楼梯口,这里肯定是救援的突破口,但由于楼道只通向三楼,只能寻求更好的解决办法。

果然,幼儿园的老师也已经带着小班的孩子们来到了这一侧的玻璃窗口,陈先生清楚地记得,当时黑烟已经“漫”到了老师的腰部,那些孩子们更是快要看不清脸了。

“砸!”不知人群中谁喊了一句,陈先生便和几个孩子的家长以及当地群众拾起低矮铺面屋顶压住瓦片的砖头,示意老师带着孩子们往后退,一块块砖头齐刷刷地砸向了钢化玻璃。

玻璃被砸穿后,黑烟也像找到了出口一般,拼命往外挤,附近店铺的店主此时也送来了木质梯子,但由于梯子较短,无法让救援群众顺利爬到二楼施救,于是陈先生便将梯子从地面递上了商厦旁的铺面屋顶,再由屋顶搭向商厦的外墙。

吐白沫小女孩仍在留院观察

第一个爬上梯子上前施救的还是陈先生,等他小心爬向窗口时,幼儿园的老师早已举起孩子,准备递向陈先生。“那几个娃抱到我手上时,已经变得软绵绵的了,但意识还算清醒,我赶紧张罗底下的人一个接一个排队站好,开始接孩子下去。”陈先生说。

其间由于梯子太短,并不是很稳固,有几个家长在递孩子时从梯子上摔了下去。

现场救援的消防员欧宇帆说,现场围观群众都比较热心,正好一楼有家门店的地上就有红地毯,很多群众就自发将地毯拉起来。一人拉一个角,将红地毯扯直,对折4次后当做临时救生垫。

一个个传递小孩疏散速度还是太慢,开始有家长上二楼将小孩丢下,大约十余人拉起的地毯接住一个个小孩。

和陈先生一起搭梯子冲上二楼的还有好几个年轻人。幼儿园的老师们则配合着救援人员,把孩子一个一个丢出,共丢出20余人。

据宁德市委宣传部昨日晚间消息,当地医院和教育部门确认,在该起火灾事故中留院观察及治疗的孩子们已经全部和家长对接上。

在这次火灾中,一名小女孩口吐白沫的照片牵动人心。宁德市公安局也通过官方微博回应外界关切:这名王姓小朋友目前在留院观察,她依旧可爱,而且非常勇敢,大家放心。并发两张这位勇敢、可爱小女孩现在的照片。

目前,伤员救治、火灾原因调查及相关善后工作正在有序进行中。

本版文/实习生曾玺凡记者王选辉发自福建宁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张育军落马,金融反腐进深水区

在被调查前,张育军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助理、党委委员。其职业生涯,均在证券系统内度过。他曾执掌深交所8年时间,在任上筹建起创业板,随后转任上交所总经理。对证券业的各个业务条线,张育军都很熟悉,是迄今为止国内唯一执掌过上海+深圳两大证交所帅印的官员。


临聘教师一夜下岗谁来负责?

不管没有增加编制,一味招聘临聘教师;还是增加了编制,却不解决历史遗留问题,都说明当地政府没有依法保障教育投入。这是和深圳的城市地位、形象严重不符的。而与深圳类似的问题,在全国其他地方也一定程度存在。


国企一换老总,麻烦纷至沓来

我在一家国企工作,属于资源性行业,带有点自然垄断性质,效益一直不错。随着发展,上面给我们任命了新的总经理,他以加快发展和被“招商引资”为名,将总部搬到了某海滨大城市,也就是“上面”所在的城市和他从前工作的城市。从此,麻烦纷至沓来。


有的人不许跑,有的人跑不了

三岁幼童库尔迪伏尸土耳其海滩,魂断逃国的海路上,揭开了“跑不了”的叙利亚一角,震惊了世界上很大一部分人。可世界上还有“很大一部分人”并没有被惊动,也都是跑不了的,不由得在主义的“应许之地”上终身役役,平静而又激烈,平常而又不同寻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