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荣妻子的陶瓷经:一顿饭功夫就和大师合作创作

苏荣妻子于丽芳的陶瓷经

于丽芳只用了一餐饭的时间,轻易完成从上门拜访到拜师,进而成功合作创作瓷画的过程,最后与国家级大师共同落款署名以存佐证。

她以陶瓷艺术顾问之名在中国瓷都景德镇的陶瓷圈多年游刃有余,认陶瓷艺术家作“弟弟”。

她谦虚自称“不会画画”,却跻身众多大师陶瓷成就展作品集之列。景德镇正在努力宣传陶瓷文化,反腐脚步也未停留。年已六旬却有卓越风姿的“于姐”身影,已消失在景德镇的陶瓷圈。

九派新闻记者尹志艳 发自江西南昌、景德镇

11月17日,据湖南省纪委消息,张家界市委常委、副市长程丹峰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另据《财经》报道,从财政部“空降”至湖南的程丹峰,系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苏荣的女婿。

原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曾在江西担任省委书记,去年6月接受调查,成为十八大后首位落马的副国级高官。今年2月,苏荣被双开。纪委通报称,苏荣“不仅自身严重腐败,并支持、纵容亲属利用其特殊身份擅权干政,谋取巨额非法利益”。据媒体报道,苏荣的妻子于丽芳亦被带走调查。

据媒体报道,于丽芳曾插手卖地,在江西时充当苏荣代理人,雅贿陶瓷,并担任景德镇陶瓷艺术文化研究所艺术顾问。

今年8月,九派新闻(微信号:cjrnews)记者曾寻访景德镇,试图揭示于丽芳的陶瓷顾问经历。

拜师

于丽芳把更多的身影留在中国瓷都景德镇,时间可以追溯到苏荣履新江西省委书记之初的2007年冬天。

“苏荣到任江西一个多月前后,就带着夫人于丽芳来到景德镇考察。”景德镇一名媒体观察人士告诉九派新闻记者,也就是从那时起,于丽芳喜欢上了景德镇这个地方,尤其喜欢这里闻名世界的陶瓷。

该媒体观察人士称,于丽芳的行迹隐秘,“身居高位夫人,一般人难有机会接近,都是高官陪同。除此之外则经常围聚一圈大师们,迎合她的陶瓷兴趣爱好”。

于丽芳给大师们释放信号则通常是通过拜师。

一天,于丽芳来到一位拥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国家级荣誉称号的大师家里,和这名大师一家人共同用餐。“于丽芳的丈夫也在场,还有几名当地官员随行,拜访这名大师,一起吃饭。”一名在场的人士介绍说。

吃饭之后,于丽芳提出向这名大师拜师学艺。“也就是嘴上说要拜这名大师为师傅,大师就答应了,但并没有举行什么特别正式的拜师仪式。”上述人士介绍。

紧接着,于丽芳提出要与这名大师合作创作作品,画一幅瓷板画——兰花。这名大师应邀拿出一个瓷板胚胎,当场画一幅兰花。“这名大师快画好的时候,于丽芳接过来添上几笔,就在落款处签上了‘于丽芳’的名字,同时这名大师也在‘于丽芳’名字的旁边落款。”上述人士称,一餐饭的时间里,于丽芳就算是完成了拜师并与大师成功合作创作作品。

九派新闻记者了解到,于丽芳这次拜师流传到外界后,一度被“改版”成“在大型酒店内举行盛大的拜师仪式”。上述人士强调称:“不是外面说的在酒店里,就是在这名大师的家庭小范围里,完成拜师和合作创作过程。”

据媒体公开报道称,于丽芳在景德镇还拜了一名“画作有个性”的艺术家为师,学习在瓷板上画画。

据一名景德镇的陶瓷艺术家介绍,在一次饭局上,于丽芳流露出对这名艺术家的喜爱,说“能有你这样一个弟弟多好”。坐在一旁的一名当地官员赶紧对这名艺术家说:“这可是你的福气呀,还不快叫姐姐。”

这名艺术家住在景德镇中华陶艺村。

走进陶艺村大门右转,道路右侧有一排房屋,标有9-12B等门牌号码,是业主们的工作室。道路左侧则为别墅区,独栋独院,分别标明一号院等门牌号。

8月28日下午,陶艺村一名保安人员告诉九派新闻记者,这里同时居住着大概三十五户业主,大多是陶瓷艺术家。其中有少数业主不在这里常住。保安带着九派新闻记者找到被于丽芳拜为师傅又认作“弟弟”的这名艺术家的家里,其家人告知“不在家”。

这名艺术家随后在电话中对记者称,“最近好多人找我,我太忙了,实在没有空接待你。”

这名艺术家曾在于丽芳事发后对媒体公开发出“自白”进行回应。

他称,“那次,她来景德镇,要大家一起吃个饭,当地的官员作陪,一定要我也去。饭局上,她对我的绘画非常感兴趣,就说‘我要是有你这么个弟弟多好’,旁边的人就起哄说,‘你还不赶快叫姐姐’。她喜欢这个(陶瓷艺术),于是跟我做一些交流,就这么简单。她根本没有拜我为师,也从来没有跟我学过画画。她可以画画梅兰竹菊那些东西,但若要学我这些东西必须是专业的。我很尊重她,如果谁再来问,我是不是曾经叫过她姐姐,我肯定会说叫过她姐姐,但我敢以人格担保,我跟她没有一丁点所谓的贪腐关系。”

从学艺的角度,于丽芳的拜师过程大多草率,但少有人敢草率应对这位以求艺之名的高官夫人。

游离在大师们之间,“于姐”的称呼也密集出现在当地政商界。

求艺

“在景德镇一个和陶瓷有关的风景区大门口,曾挂着红色条幅,于丽芳的名字赫然醒目。”当地一名知情人士告诉九派新闻记者。

在景德镇的陶瓷界,完成一轮拜师之后,于丽芳进入公众视野更是以陶瓷装饰自己。

于丽芳一度对外宣称,“少时喜爱文学艺术,近年来,一直习写梅兰竹菊,尤其喜爱写兰花,并以景德镇传统青花装饰为特色”。

据媒体公开报道,2010年7月,于丽芳曾与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顾林生,在上海世博会上有一次“合作”。

顾林生的日记记录了这次合作的细节——我问:“您会画画吗?她谦虚而有礼貌地说“不会”。我说:“你可以随便画些什么,我再帮你补成,算是我们合作。”“画什么呢?画兰花吧。”于女士答:“可以。”我们简短交流后,于女士拿起笔,沉思了一下,大概40分钟,婀娜多姿的兰花在素坯盘上跃然而出,我补上了梅花,就着她的立意。并落了款。

于丽芳对国家级的大师谦虚承认“不会画画”,但在两个月后的2010年9月10日,便向外界以“名家风采”的姿态展示了自己的作品。

九派新闻记者一共获得于丽芳落款的9幅作品照片,其中7个瓷盘和2块瓷板,都是清一色的兰花跃然瓷上,被冠以“水墨青花”主题,分别命名为“君子兰系列”、“君子之风系列”、“幽兰”、“兰之韵”、“扬扬其香”。于丽芳曾把这9幅作品发表在《陶瓷研究》杂志上,题为《陶瓷艺术欣赏》。

于丽芳还带着她的作品参加了“中国瓷都景德镇首届上海陶瓷成就展”。《中国瓷都景德镇——首届上海陶瓷成就展作品集》里,收集了于丽芳的作品《梅兰竹菊·釉里红方瓶》。

一名知情的景德镇陶瓷界人士对九派新闻记者称,“于丽芳拜了多名大师为师傅,但都是在拜师不久便有不少作品面世。其中不乏‘合作’创作,等大师画得差不多了,她再补上几笔,作品就可以拿去卖了。”

于丽芳的作品创作究竟如何,对于外界一直笼罩着一层神秘面纱,其间也不乏伴随着来自一些陶瓷杂志的赞誉声音。

2011年1月4日,一位作者在古都南京雨花台畔花神湖边翠竹园里的危楼之上,抒发了对于丽芳的感慨,“她笔下的兰花浸染着典型的文人画风”。

该作者引用最善兰竹的一代宗师郑板桥的题画诗“一片青山一片兰,兰芳竹翠耐人看”赞美于丽芳画兰,“顿生同感,不言而喻”。“于丽芳清新脱俗、澄净雅洁的兰花,就像郑板桥说的‘俗客不来,良朋辄至,亦适适然自惊为此日之难得也’。”该作者说,“如果说画如其人的话,那么于丽芳的兰花则和人一样的美”。

该作者的文章《兰芳竹翠耐人看——于丽芳画兰》刊载于《东方收藏》2011年第2期。

梅兰竹菊成为于丽芳为自己标注的艺术载体。景德镇一名省级工艺美术大师对九派新闻记者表示:“艺术圈画梅兰竹菊的艺术家很少,一般都是入门学艺的人画一画,相对人物、山水、马等更加容易画。换句话说,本就简单容易的瓷画要想画得不简单,那就需要更加专业深厚的功底,否则很难体现出自己的优秀。”

一名曾经接近于丽芳的陶瓷业内人士称:“于丽芳对陶瓷从学到用,只是玩玩而已。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喜爱陶瓷’,而真正要创作出能上台面的作品,并不是玩玩就能玩得出来的。”

据媒体报道称,江西省一位出版界人士透露,于丽芳曾想出版一本个人作品集,通过中间人找他帮忙,他拒绝了,理由是“她的作品太烂”。

顾问

在景德镇陶瓷艺术界,相对于艺术家们大多头顶各种大师光环,于丽芳显得“孤单”。

可以公开查询到的一个头衔是“江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仅凭会员身份显然难以宣示于丽芳在陶瓷艺术界的含金量。

于丽芳在自行发表作品时,给自己冠以“景德镇陶瓷艺术文化研究所艺术顾问”身份。

首先,“景德镇陶瓷艺术文化研究所”这一单位本身,在景德镇陶瓷界难验“正身”。

景德镇市文化部门一名工作人员向九派新闻记者介绍:“本来带‘所’的名称一般都是官方的,是事业单位。”

该工作人员介绍,官方的陶瓷机构有从事陈设艺术陶瓷和实用艺术陶瓷创作设计及工艺研究的科研事业单位景德镇市陶瓷研究所、江西省陶瓷研究所、中国轻工业陶瓷研究所,“三所”依次被当地坊间简称为“市所”、“省所”、“部所”。其次有景德镇陶瓷艺术研究院,为市政府下属的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由景德镇市人大常委会托管。还有来自各个单位内部的二级院所,名称基本上类似,比如景德镇高等专科学校陶瓷文化艺术专门研究机构,名为陶瓷文化艺术研究中心,下设陶瓷艺术研究所和陶瓷文化研究所。此外,则是基于民政部门登记备案的协会、个人公司企业、个人工作室等,名称多以陶瓷、文化、艺术、研究等关键词组成。

该工作人员称:“叫所的个人公司企业也越来越多,名称五花八门,随便一个作坊或者个人工作室都能命名为某某研究所或研究院,在一些官方单位名称里面随意加减一个词,就成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完整的名称,只为了看起来更像官方单位名称。我在文化部门内部都经常难以分辨,很容易混淆名称,现在非常乱。”

九派新闻记者从目前所掌握的信息发现,于丽芳所冠以的“景德镇陶瓷艺术文化研究所”名称,至少在官方事业单位中并不存在。

上述景德镇文化部门工作人员表示:“严格按照‘景德镇陶瓷艺术文化研究所’名称查询,很可能是个人公司企业或者个人工作室。”

8月29日下午,九派新闻记者来到云集陶瓷商店以及艺术家们工作室的陶瓷大世界,走进大门靠右侧发现一家店面,大门上方牌匾是红木装修,用行楷字体写着醒目的“景德镇陶瓷文化研究所”的字样,落款为一名当地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名字。该研究所大门紧闭。

一名曾接近于丽芳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这是当地一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店面。“于丽芳是这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工作室或个人企业的艺术顾问。”该人士表示:“她并不是哪个事业单位的艺术顾问,一个单位的名称一般是不可能挂在一个店面上面的。”

但是,该研究所与于丽芳为艺术顾问的研究所相差“艺术”二字。

九派新闻记者随后找到这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在当地另外一处的工作室,但未获得相关负责人的正面回应。

后遗症

据知情人士透露,于丽芳在景德镇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以下简称景德镇市文联)还拥有一个专门的工作室,名叫“兰室”。

景德镇市文联一名工作人员对九派新闻(微信号:cjrnews)记者称:“我们单位没有给于丽芳设过‘兰室’。”

于丽芳从学艺到顾问华丽的转身之后,后来被查,其“雅贿”丑闻让景德镇陶瓷业前景面临迷茫。

陶瓷大世界里面一家店面业主表示,“最近一年以来生意都不好,瓷器很难卖。”

昌江大桥桥头附近临街的陶瓷艺术研究院,大街上人来人往,但很长一段时间无人进出。九派新闻记者辗转联系到一名该院的员工,他说2014年一年也就卖了两三件瓷器,不少大师都很长时间没有出现在该院上班了,在外面自谋生路。这名员工介绍情况的时候,他正在自己家里画瓷。

在景德镇的大瓷网上,为众多大师们推介和拍卖陶瓷作品。九派新闻记者检索到一件陶瓷作品,于2013年挂在该网上拍卖,截至记者打开该网时的点击量有近3万。该作品标价为6万元,作者出自一名当地的江西省工艺美术大师。这名大师还身为当地一家知名陶瓷企业的老板,接近该大师的人士告诉九派新闻记者,“他公司最近出现了资金问题”。

8月27日,景德镇最大的新闻发生在最繁华的珠山中路上的珠山大桥上。两侧护栏墩上一夜之间出现60座青铜雕塑,组成雕塑群,展示72道制瓷工序。

景德镇一名陶瓷文化传媒界的人士在朋友圈看到此新闻后表示:“这明显不是随机的街拍,而是机构的新闻事件运作,自媒体当道的年代,已经完全没有地域差别,景德镇人玩自嗨的节奏一点也不比北上广深的弱……”

他表示:“我们可以把珠山大桥一夜间变身为传统制瓷工艺展览馆,这样的行径等同于买椟还珠,没有创作,只有制作。遗憾!”

景德镇正在努力宣传陶瓷文化,反腐脚步也未停留。年已六旬却有卓越风姿的“于姐”身影,已消失在景德镇的陶瓷圈。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大学里党委与行政的二元权力

虽为二元领导,但“二元”的权力并不均等。高校中的大量“人事”故事,都和这种二元格局有关系。“党委领导,校长负责”容易造成两个问题,一则领导者不负责,二则以党干政。


科学界如何面对\”我们恨化学\”

科学是求真的学问,自有其力量,不应惧怕批评、质疑甚至谩骂,就像历史不曾惧怕宗教、政治和传统的霸权一样。科学共同体对待公众对科学的批评,不能走当年宗教裁判、剥夺科学自由发声的老路。科学共同体面对公众批评的容忍度,不妨更大一点。


美国该为“圣战主义”负责吗

美国人一面高喊“反恐战争”,另一面却使“圣战主义”愈演愈烈,两者只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而已。理解这一点,就不会为表面上的矛盾感到困惑。


有一种恶俗叫中国式闹洞房

国人办喜事历来好面子,这是无可厚非的,但是我们在面对如此恶俗的做法时,应该要三思而后行,物极必反,与喜事欢庆的意义实在大相径庭。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糟粕的要抛弃,优秀的要传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