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宗教局长递补中央委员 曾批判人为造神

党的十八大以来,已有两名中央委员落马,根据中国共产党章程,中央委员会委员出缺,由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按照得票多少依次递补。

十八届四中全会上,在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中排名第二的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王作安,递补成为中央委员。

王作安从2009年开始担任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至今,他已经在宗教领域工作27年。

控制各地建“大佛”

1987年,王作安从中共中央统战部,调入当时的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工作,此后便与宗教事务结缘。

2009年9月,他接替赴任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第一副院长(正部长级)的叶小文,担任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

一名央媒记者向新京报记者回忆,数月后,她便成功约访王作安。在他的办公室内,王作安说,自己从事宗教工作20多年,经历了宗教工作从“冷“到”热“的转变。

接受媒体时,王作安坦承,近年来,一些地方想尽办法建世界之最。

“有的(地方)坐佛世界之最了,我站佛(就要)世界之最,你站佛世界之最,我(就得)卧佛世界之最,反正欲与天公试比高。”但建造大佛必须经过国家宗教局审批,王作安说,如果不控制的话,现在不知道起来多少大佛了。

地方政府为了发展旅游,出面搞这种“宗教搭台、经济唱戏”,王作安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这是人为助长“宗教热”,也侵害了宗教界的权益。

但另一方面,尽管宗教界近些年积极开展公益慈善事业,做了不少好事,但有的地方干部就担心,宗教界做这些事,肯定会扩大宗教影响,不敢鼓励和支持,更不敢进行宣传和表彰。

王作安认为,基层党政干部对宗教问题普遍存在这些“不敢管”、“不愿管”、“不会管”的现象,有的党政干部在贯彻执行党的宗教政策过程中,在“左了”和“右了”之间徘徊,在“松了”和“紧了”之间犹豫。

“出现这样一些问题,主要是对宗教问题没有正确认识,当然也不排除政绩观发生了偏差。”接受媒体采访时,王作安表示,要想解决这些问题,关键是要加强学习和培训,特别是各级党校、行政学院要把宗教工作列入培训内容。2012年起,国家宗教局就决定在全国宗教界,开展宗教政策法规学习月活动。

媒体对宗教问题,也要“脱敏”,王作安认为,媒体不要一看涉及宗教就不敢刊登、不敢报道。

2011年2月,国家宗教局专门邀请各大媒体负责人,在京召开“2011年新春媒体恳谈会”,会上,王作安希望加强同新闻媒体的沟通和合作,也希望新闻媒体能够多提意见和建议,以期形成良性互动局面。

批判人为“造神”

2010年,宗教界的一大热点话题就是,有关“大师”李一的争议。

李一曾被捧上神坛,号称具有“水下闭气”、“身体通电”等功法,但在新京报等媒体的调查追踪下,他身上的光环一一破灭,最终,请辞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等职务。

就在有关方面介入此事调查时,王作安的一番公开表态也引发关注

王作安说,宗教领袖不是靠媒体吹出来的,不是靠名人捧出来的,不是靠大款供出来的,不要相信一夜成名、一炮走红的神话。

这番“警告”是王作安对广大宗教教职人员讲的,他清楚,尽管近几十年,培养了大批宗教教职人员,但从总体来看,很多地方的宗教教职人员培养还跟不上。

宗教教职人员人才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断层”,一批二三十岁的教职人员在没有准备充分的情况下,就承担了会长、方丈等领导重任。

“这种情况是特殊的历史条件决定的,对由此可能产生的问题,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和足够的重视。”在第二期中年爱国宗教界代表人士研讨会上,王作安说。

在他看来,整个宗教教职人员队伍,总体上是好的,但也存在信仰淡薄、戒律松弛、不重修行、贪图享乐等现象,有个别教职人员甚至道德沦丧,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不过,浩繁的宗教经典和精深的教义,注定了培养教职人员,必须要下长工夫。王作安要求,不能拔苗助长,不搞突击提拔、人为“造神”。

年轻教职人员有了问题,要严肃指出来,但也不能一棍子打死,弃之不用,有了进步,要热情鼓励,但也不能捧着护着,“眼睛长到了额头上,忘了自己是谁,最后被‘捧杀’。”王作安说。

针对北大等高校有毕业生出家一事,他就曾表示,要给人家一个安静的环境,进行理性讨论,但不要围绕个人炒作,那样对这些出家修行的人不好,对宗教信仰本身也不利。

宗教院校的人才培养问题也在他的关注范围内。有宗教学者向新京报记者介绍,王作安多年来,不断与教育主管部门沟通,希望能够解决宗教院校教员的职称和学位授予问题,“但这个问题很敏感,国民教育不承认宗教院校的学位。”

“最终只能是宗教系统自己设立学位。”该学者称,今年10月19日下午,中国佛学院首届博士研究生才进行招生面试,而此次博士研究生招生,也仅面向中国佛学院“现有的师资队伍招收”。

赴美“分享之旅”

据与其有过接触的宗教学者介绍,王作安是南京大学哲学系科班出身,撰写、主编过多部宗教方面著作,是一名学者型官员。

为了写《中国的宗教问题和宗教政策》,平时事务缠身的他,断断续续写了近3年才临近封笔,而为了吸收新内容、新信息,又花了数月时间做了大调整。

2002年夏天,在北京后海醇亲王府,他写下书的序言。约半年前的2001年12月,国家宗教局才搬入醇亲王府办公。

办公室内,王作安的座椅后的书橱,摆放着《大藏经》、《中华道藏》等书籍。因为工作需要,这些是他的必读书籍。

对德高望重的宗教学者,王作安尊敬有加。2011年,已是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的王作安说,自己与我国佛学泰斗方立天有缘,不管主办方是否邀请,他都会参加方老从教50周年的研讨会。中国佛教协会原会长赵朴初居士弥留期间,王作安也陪在赵的身边。

上述宗教学者记得,这些年,每年元旦到春节期间,国家宗教事务局都会邀请在京宗教领域专家学者,参加新春座谈会,“王作安也继续这一传统,只要他在京就会参加。”

王作安也在推动与外界的交流。

国外媒体曾攻击中国控制印刷圣经,导致国内基督徒没有圣经可读。

王作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实际上,在中国部分交通、供电困难的山区,都是用独轮车将圣经送到教会,而信徒们也都拿着煤油灯,围在一起学习圣经。

在美国进行巡回事工展时,他们就把独轮车、煤油灯等物件也带了过去,向美国民众展示圣经送到中国教徒手中的流程。

2008年9月,应美国方面邀请,中国中青年宗教领袖代表团赴美访问,经时任国家宗教事务局副局长的王作安提议,大家讨论确定此访定位于“分享之旅”。

访问期间,王志安还在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组织的研讨会上发表主题演讲。

那天,恰逢“9 11”事件7周年,一路上,他看到纽约建筑物上的美国国旗都降半旗致哀,“仍然感觉到心灵深处的颤动,‘9 11’事件震惊并改变了世界,还重新引发人们对宗教的关注。”

“在这个还在到处冒烟的世界,以宽容的精神,适应变化,学会相处,通过对话和交流消弭仇恨和冲突,是最弥足珍贵的。”王作安的演讲以此收尾。

在一篇代表团访美纪行中,作者写道,王作安的演讲,赢得了长时间的掌声。

王作安简历

王作安,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中央委员,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党组书记。兼任中华宗教文化交流协会会长、中国统一战线理论研究会副会长、中国西藏文化保护与发展协会副会长、中国宗教学会顾问等职务。

男,汉族,1958年5月生,籍贯江苏宜兴,大学本科学历,1985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7年9月参加工作。

1977.09–1979.09 江苏省宜兴市工艺美术陶瓷厂职工

1979.09–1983.07 南京大学哲学系哲学专业学习

1983.07–1987.08 中央统战部研究室干部、助理调研员

1987.08–1988.10 国务院宗教事务局政策研究室副主任

1988.10–1990.12 国务院宗教事务局政策法规司政研处处长

1990.12–1994.07 国务院宗教事务局政策法规司副司长兼政研处处长

1994.07–1995.03 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办公室主任、局机关纪委委员

1995.03–1996.06 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办公室主任、局机关纪委委员兼宗教文化出版社代总编

1996.06–1998.01 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办公室主任、局机关纪委委员兼宗教文化出版社代总编、代社长

1998.01–1998.02 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党组成员、办公室主任兼宗教文化出版社社长、总编

1998.02–1998.07 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兼宗教文化出版社社长、总编

1998.07–2002.11 国家宗教事务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兼宗教文化出版社社长、《中国宗教》杂志社社长

2002.11–2009.09 国家宗教事务局党组成员、副局长

2009.09– 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党组书记

(来源:国家宗教事务局官方网站)

采写/新京报记者许路阳

(原标题:国家宗教局长王作安递补中央委员 曾批判人为“造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